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曝光

屡屡违规处处受罚 曝莱芙蔻挂靠某直企

时间:2018-08-22 10:34:19  来源: DSC视界  作者:

1534849278243013314.JPG

  莱芙蔻,音译自“life code”,于业内人士而言,它不是一家新的企业。

  2013年成立的莱芙蔻,正是凭借一款“生命密码”美容液登上中国直销的舞台,却至今没有拿到打开这个行业大门的钥匙。

  距离直销在中国发展近30年之后,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愈渐庞大的队伍,新兴企业前赴后继,实力雄厚的老牌企业甚至国有企业跃跃欲试,为中国直销行业注入一脉强劲血液。

  但传统老牌企业的加入,也似乎成为许多新兴未获牌企业“乘凉的大树”。

  莱芙蔻便是“乘凉者”之一。在“生命密码”的神秘光环逐渐淡出行业视野的同时,莱芙蔻再次站上了风口浪尖。

  冗杂的企业关系

  利用企业查询系统搜索莱芙蔻,会发现有诸多关联企业:浩仁元泰集团、山东亿隆之家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太和生技集团、英格丽化妆品有限公司、上海冠盟化妆品有限公司……

  这些企业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又跟莱芙蔻如何关联?

1.JPG

  在莱芙蔻的官网上,莱芙蔻是“浩仁元泰集团旗下的高新技术企业,孕育于1998年,重组于2012年,注册于2013年。”另据4年前的报道,莱芙蔻的创办者赵章山,创办的第一家企业是亿隆之家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虽然从名字来看是以经营农产品为主,但实际上当时“也经营化妆品”。通过查询,如今的亿隆之家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已不再是赵章山,但在今天看来,曾经“经营化妆品”的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成了莱芙蔻诞生的契机。

  这一化妆品就是生命密码美容液,太和生技集团就此登上舞台。在其官网可以看到,号称“全球第三大彩妆集团,中国化妆品类业界唯一同时拥有瑞典SGS认证、GMP制药标准及SA8000的制造工厂”,1980年成立于台湾,其创始人为Alice Kuo(郭靖绮,搜索引擎上又名郭襄颍)。此外,她还在1998年成立英格丽化妆品有限公司(据报道称,其为“生命密码”的制造商)。

  太和生技集团是否拥有如此强大的背景及科研实力不得而知,但“生命密码”却着实成为莱芙蔻投向市场中心的那块石头。

  另外要提到的则是浩仁元泰集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浩仁元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在北京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旗下涵盖农业、文旅、科技、教育、健康多个产业,覆盖22家子公司。

  成立于2013年的莱芙蔻正是隶属于其旗下。而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却查询不到上海莱芙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

  跃进的老板

  “老板投资项目比较多,直销板块没什么钱。”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当然,这里所说的老板,就是赵章山。

  “这个企业大跃进思想比较严重。”具体如何“大跃进”,他举了几个例子。

  比如为了延伸莱芙蔻的产业链,赵章山投资建了许多工厂为莱芙蔻供货。上文中的冠盟化妆品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大量投资撤走资金是“直销板块没什么钱”的直接原因。

  另一个例子是赵章山投资三千多万买下一个四星级酒店,但因为“还欠钱”,所以“只有使用权”。由于位置偏,经营不善,酒店“目前还处于亏本状态。”

  赵章山投资酒店的初衷是为了给经销商提供属于自己的住宿、举办会议的场地,为直销铺路,但从结果看来,似乎有些南辕北辙、背道而驰了,造成了“经销商没什么钱”。

  “他想学周希俭”,这句话不是空穴来风,是总结于赵章山投资电影这件事之后。

2.JPG

  与前段时间票房火爆的《我不是药神》《邪不压正》同期上映的电影,还有一部为许多人所不知的电影《阿修罗》。鲜为人知的原因是上映三天便发布公告称“全体投资方决定撤档停映”。
  
  这里面的“全体投资方”,便包括浩仁元泰旗下的德佳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这部号称“耗时6年,投资高达7.5亿元人民币”的电影上映3天票房不足5000万,以7.5 亿元成本计算,票房至少要达到20 亿元才能收回成本,可以说血本无归。
 
  赵章山的投资打了水漂。

  “老板还是想做点事情,但没处理好一些基本的事情。”这位知情人士略有惋惜。

  由此看来,直销、莱芙蔻都不是赵章山的终极目的,他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庞大的“产业帝国”。

  神秘的“生命密码”

  在赵章山的产业帝国蓝图里,无论莱芙蔻和它们之间有着怎样错综复杂的关系,都由赵章山和“生命密码”联系到了一起。

  如同“生命密码”的名字一般,它的品牌符号同样显得神秘——两个象形文字代表男女的两个符号,寓意着男女的结合是生命的传承与破译。

  凭借“生命密码”打响市场的莱芙蔻,2013年成立之后在没有直销牌照的情况下便迅速起盘。

  据相关介绍称,“生命密码”的神秘之处在于其“瞬效透肌技术”。其号称“可迅速将有效成分到达目标细胞,15分钟便可迅速看见效果,护肤产品是一线品牌7至20倍的吸收率”,并“创造了一套医疗级Bio-EPT®瞬效透皮专利技术”。

3.JPG

  然而讽刺的是,在企业查询系统上可以看到,莱芙蔻分别于2014年9月、2017年12月受到工商局行政处罚,其处罚原因是“借助宣传某些成份的作用明示或暗示其保健作用,化妆品广告有宣传医疗作用或使用医疗术语的内容”,以及“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价格、质量、性能、制作成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售后服务以及对推销商品的虚假宣传。”

4.JPG

  无独有偶,在赵章山投资的另一家化妆品企业——上海冠盟化妆品有限公司,2016年也受到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行政处罚,其处罚原因是“其检验处检验人员不能提供资质证明,不符合化妆品生产企业卫生要求”,其结果是“处以警告处分,责令限期改进,”并“吊销《化妆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

  查阅上海冠盟化妆品有限公司股权结构可以发现,其分别由莱芙蔻和刘惠萍分别占比51%和49%,其中莱芙蔻的股份比例中,赵章山股权比例为95%,企业所有人一目了然。

  “去年在江西因为外事被罚了几千万。”知情人士透露。

  如果联系相关报道可以推知,这里所说的就是2017年3月份,江西宜春公安局曾接到当地经销商投诉,派公安人员到上海莱芙蔻总公司进行调查,莱芙蔻公司并未配合公安人员的工作。公安人员当场带走相关涉案人员,其中包括工厂厂长、库房负责人和经销商,并被处罚2000万。

  莱芙蔻的“生命密码”是否由上海冠盟化妆品有限公司生产尚不能妄加定论,但联系其企业资质来看,“生命密码”的性能功效及其宣传口径却是值得思考。

  借势东阿阿胶

  处罚不断的莱芙蔻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影响到其加码直销。

  2018年3月9日,一场以“唤醒心中的温柔”为主题的“东阿阿胶·莱芙蔻事业启动大会”在上海举行。作为传统国企的东阿阿胶不仅自带光环,也将这份“光晕”加持到莱芙蔻身上。

​  在这场大会半个月之前,赵章山带领莱芙蔻高管一行赴东阿阿胶签署了合作协议,赵章山也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强强联合”的签约仪式照片,莱芙蔻挂靠国企东阿阿胶的消息不胫而走。
 
  “他通过‘国学传人’翟鸿燊的关系认识了华润的人,通过运作才和东阿阿胶合作。”知情人士介绍,“他”就是赵章山,华润则正是东阿阿胶的控股集团。至于如何“运作”,外界不得而知。

5.JPG

  “没有文件对外,只是有这个说法。”关于具体合作内容,知情人士称。

  事实上,无论是国企氛围浓厚的福瑞达,还是根植红色基因的金士力,国企的直销之路似乎一直以“稳健”为业界印象,自2015年获牌以来的东阿阿胶也素来低调。

  东阿阿胶自2015年5月获牌以来,其直销一直以来的表现乏善可陈,业务发展更是远低于预期评估。占据直销牌照而无所作为,被业界诟病为“僵尸”直企。

  此番合作,赵章山是欲借大树好乘凉,亦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仍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联系赵章山“产业帝国”的构想来看,直销并不是他的首要目的,但他内心的直销火焰却没有熄灭过。

  成立于2013年的莱芙蔻注册资金为8000万人民币,正好符合申请直销经营许可的资金要求。可以显见,曾经做到安利翡翠级别经销商的赵章山在莱芙蔻成立之初便有申牌之意。

  此前报道也莱芙蔻成立后即着手申牌,两次均已无果告终。

6.JPG

  在成立之初,莱芙蔻制定了一套“以优质产品为支点,会员制消费为杠杆,地面专卖店为依托,空中网店为宣导”的“四维立体合销模式”,被行业媒体解读为“融双规、矩阵、级差、资金盘于一体的奖金制度”。

  距离成立已五年有余,在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网站受理公示的企业名单上,仍然没有莱芙蔻的名字。

  “不了解内情的继续在干,了解内情的很多人都走了”。据知情人士称,莱芙蔻十多个业务总裁现在已经陆续离开了八个。与东阿阿胶合作半年后,莱芙蔻的直销似乎并没有太大起色。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安然慕瑟倍润保湿面膜 开启润颜新时代
安然慕瑟倍润保湿面膜
天狮集团全球首家高科技生活体验馆落地中国深圳
天狮集团全球首家高科
张静初、平安助阵绿叶峰会 1200余款爆品震撼发布
张静初、平安助阵绿叶
罗麦启明公益基金会与中国航天基金会召开座谈会
罗麦启明公益基金会与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