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打传前线

深度:传销大佬揭秘不堪往事

时间:2017-03-29 18:45:40  来源:鲁网  作者:

  这是昔日的传销“大佬”小韩(化名)的口述文章,是他在退出传销8年后首次公布自己的那段不堪往事。
 
  鲁网在对文章进行必要删改后刊发出来,尽可能保持了原文的完整性。希望坠入传销陷阱的人们能看清传销的本质,不要害已更不要害人,远离传销,主动揭发和举报传销线索,成为净化社会风气、传播社会正能量的中坚力量。如下为口述文章:
 
  在我8年前放弃传销时就很想写这篇文章了,因为有太多的人需要:没做过传销的人以后遇见这样的事,要有怎么样的思想准备并拒绝加入;正做传销的人可以觉醒一下,就算做到了心目的那个级别后也是一场空。也许你曾经美好的设想过并付诸了行动,也许你曾经去辱骂过。但是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看看这篇文章也许你就会知道,传销为什么是令人恐怖的,你的朋友为什么如此痴迷,传销为什么是骗人的……
 
  非法传销现在依然存在、依然猖狂,原因之一就是抓住了上线的头目,下线的人会不甘心,又组建了队伍,公司、产品名称可以更改,重新开张去骗人。人们为什么自愿掏钱加入传销呢?很简单,在传销组织中有很多精神层面的控制,比如亲和力、执行力、成功学等等,传销组织的洗脑功夫确实一流。
 
  传销组织最根本的手段就是:他把他的思想给你,从思想上完全控制你,其中最重要的是宣扬创业精神,梦想、目标、励志……这一切加起来就可以摧毁一个人原有的思维模式,不管你有怎么样的过去都会被摧毁,都会心甘情愿。下面就从我加入传销到退出的经历说起吧。
 
  入行:
 
  误上传销组织黑船接受初次洗脑
 
  2006年,通过朋友介绍我在家乡的一家桑拿店里上班,工资很低只有600多元.所以就想再做些什么挣点儿钱,就在朋友介绍下搞起了二手手机的生意,那段时间,我晚上12点上班到早上8点,白天就在街上收购手机,到下午6点回去休息。刚开始还是不错的,第一天就挣了300元钱。我开始对挣钱有信心了,可是后来的几天不但没什么生意,还亏了,辛苦挣来的钱一亏全无!那个时候就常抱怨,幻想有一天能发个大财。
 
  2006年9月29日中午我在吃饭,电话响了,因为太累了没有接,到晚上才想起来有个电话,打过去一听,哇!是老同学,关系相当不错的那种,对方给我说他在河南,在做生意,其他也没说什么就把电话挂了。第三天,他又打电话来,问我情况怎么样?我说不行啊,想做点儿别的挣钱。他告诉我,他那边的生意很好做,很挣钱,在电话中我能听到不停有人在催他:“老板快点儿,我要的那个货快点儿给我……”那个时候我很单纯,只知道挣钱的事就做。我说:“好!明天就到。”第二天我借了400元钱坐车来到郑州,给他打电话,他让我去焦作。然后就赶到了那里。
 
  下了车,没看见人。给他打电话,他让我等5分钟,等吧。晕!这个5分钟可让我等苦了,至少是45分钟。最后才知道他们是从“家里”(行话,传销人员通常把传销窝点叫“家”)走过来的,而且用了最快的速度。见了面老同学就跟我握手,热情洋溢,那兴奋的样子把我吓坏了,旁边还有一个女的。然后要给我拿包,我想算了吧,又不是别的关系,他非要拿。还问我累了没?又问饿了没?我就奇怪他怎么变得这么体贴人。不过还别说,虽然有点儿肉麻,但给我的印象真不错,因为平时谁也没这么关心过我。和他们最初相处时,就像吸了毒一样上瘾,因为他们体贴,懂得关心人。现实里除了父母很少有普通朋友能做到这些,但在他们身上处处能感受到,他们似乎天生都是勤务员,让你时刻都能得到心理上高人一等的满足!后来我知道,干这行这是要学会的最起码的基本功。
 
  然后我就跟着他们走,不知道走了多远,反正就是觉得脚很痛,我说能不能打车啊?他们说不远了,又走了不知道多远,我实在受不了,就打了个出租车,我上去了才叫他们"上车啊",他们看我上车了也没办法,只好坐上来。走了大约20分钟.他们叫停了出租车。下车后问我吃什么,我为了客气就说随便,他于是叫了"两碗面"。河南的面食出名嘛.吃起来很香。吃完了,他给我一根烟,一看没抽过,结果一抽好苦。后来才知道那是1元8角的烟。然后他跟我说:"我在看一个行业,它很挣钱,但有些地方看不懂。你能不能帮我看看?"这几句话一下把我捧上天了,我说:"小意思我去看看。"其实这就是利用了年轻人争强好胜、不知天高地厚的特点。
 
  一去他们的“家里”,我就看见好多人唱歌,因为我好热闹就比较愿意参与.其中有一个长相好看的女孩长还拉我一起唱歌,我脸都红了,就唱了两首。这时门外来了个一身西装的人(这个人最后成了我的直接上级),告诉大家这是一个生意说明会,我就想“那就听听呗,反正也没有什么坏处。”这时又进来个瘦小的男孩来正式讲课(这个人后来成了我的好朋友,但坚持1年后就放弃了,直今也没有消息,后来我找过他.得知他的上线是河南人而他是重庆人,于是明白找到他是不可能的了)。他的普通话很难懂,我听得也云里雾里的。最后来了一个帅小伙(号称是行业里的美男子,坚持做了1年半,上线是个女孩,因回乡被父母关了起来 ,他等了半年没有女孩的消息就离开了。直今我能记得他的长相,他给我讲的是网络营销课。不管他和那个心爱的女孩是不是在一起了,我都祝福他们)。我坐了2个半小时的小板凳听课,实在是受不了啦.多次想出去都被那个讲课的人给吸引回来了,因为我看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23.8万,是每个月的收入。我笑了,笑他们没事白日做梦 。
 
  课程结束后我走出了屋子,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时间太长了,遗忘得差不多了。老同学领着我开始往河边走,他说:"如果我告诉你,我这里没你想要的东西你会怎么样?"我说:"不知道,既然你是我朋友,我就当又一次失败吧……”聊了很多,最后不管他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了,我说:"借我200块钱我要回去。”当时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他见我的态度非常坚决,也不好阻拦.就说:"这样吧,我们回去休息一个晚上,明天走。”我想也对,刚来就走也不合适,反正来了就玩玩吧。
 
  睡前:
 
  被同屋睡地铺“老板们”依次洗脑
 
  回到“家里”,我看到一地的鞋子。我在想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人在擦皮鞋的啊。也没多说话,就坐在外屋看上起很脏的沙发上(事实上他们每天都换洗 )。这时那个在课上穿白衬衫的人进来了,老同学给他拿拖鞋、给他打水洗脸,也给我打了一盆水。我当时想,为什么老同学这样尊重甚至怕他?白衬衫也没搭理我,就去开了里屋的门(男寝),里面的10多个人全部起立说:"领导好!"他说:"老板们好!"我心想,看来要和这个领导搞好关系啊,他这么厉害。我就给他递了一支烟,他没要(最后知道他不抽烟,他当时面无表情是为了震慑我们)。他让我进去和大家一起聊聊,我于是就进去了。里屋的地面都是地板块(就是现在很多婴儿房里铺的塑料块),我进去还没坐下,那个女的就进来了说:"小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张老板,这是刘老板……这是姜大培。”(姜大培当时56岁,后来每当我被压力压得透不过气来的时候,他总是在我耳边说:加油努力,一定要成功)。一圈介绍下来,10多个人全是老板。但我一看他们穿的衣服都很旧,就有点儿看不起他们的样子!但还是坐下来了.他们在打"拖拉机",我也比较喜欢打,就一起玩了两把。在玩的过程中,他们还介绍起一个神秘的人物,说如何如何有钱等,当初也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不一会儿,白衬衫说:"吃饭了。"他们一起叫好。我四处一看,没桌子怎么吃?这时有一个人拿了5个板凳,反着放,又用个大板子往上面一横,有个人叫道:踏雪熊掌、天龙九翅、蚂蚁上树……这一桌子上来可是丰盛之极啊,把我乐坏了,但是踮着脚一看,上来的5个菜都是一样的——冬瓜。
 
  大家坐下来了,给我拿了个盆,我问是不是洗手的?他们说,不是!是吃饭的。那个盆很大,能装2斤饭,我拿起筷子尝了尝菜的味道,刚吃一口,白衬衫开口了:"各位老板吃饭!"他们一起叫:"领导吃饭!”这下让我脸红了,饭都差点儿吐出来,他们吃饭怎么也是军事化?
 
  我吃了两口才知道什么是吃不下去的菜,以前在家,爸妈做的菜不喜欢吃就不吃,但是今天我终于体会到什么是真正难吃的饭——没油、没盐,就是烧一锅水煮冬瓜,熟了盛起来吃!一大袋子馒头放上来,谁吃谁拿( 这样的饭食我吃了1年多)。他们还讲了个故事,中心意思就是叫我们做人要冷静,不要把忠诚看得一文不值……我听了感觉不错,但没往自己身上想.就这样吃完了。我们去了河边,他们又给我讲了一大堆道理,还请我去划船,在湖面上飘来飘去,感觉好轻松。
 
  黄昏时我提出要回“家里”睡觉了,跟我们一起的女孩在一边打了个电话。后来知道,他们规定在4种情况下是不能“回家”的:1、情绪不稳定不能回。2、“家里”没人不能回。3、“家里”有外人不能回。4、“家里”有“负面”也不能回(负面也是行话,就是有执法部门等查处或有人来解救的事情发生),总之要安全才能回。通了电话后她过来说走吧,可以回去了。这个时候我们三个人才慢慢往回走,回去后我累得不行了,脚上都是泡,两腿没力,就倒在沙发上睡觉,这个时候来了个人,问我是做什么的.我没说话,他说:"我能算命"。我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他就问了我的出生年月日,问了一些日常生活问题,后来把我上学的时间、家里的人数、毕业的时间、谈过几个女朋友全说出来了,而且全是正确的。后来知道这只是个小把戏,是我老同学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他了,也就是说在往回走时,他们已做了充分的准备。按这一行的规定,入行后要把你的一切全无保留的告诉身边的人,用他们的话说,这样才是成功的最大关键——打开心扉,积累人脉。我开始觉得他是个能人,这些都能算出来。然后就和他聊天,他让我进里屋去和大家一起玩,我再次走进里屋,看到有人在玩魔术,后来知道这一行里会魔术的人很多,当一个人提出要走、不想听课,就会用玩魔术的方法让他留下来了。魔术很有意思,大家聊的很开心,也玩的很开心。
 
  记不清几点了,领导进来说:"老板们睡觉吧!"他们一起说:"好!"这也让我吃惊不小,原来睡觉时间自己是无法做主的。后来我明白了这叫“树立领导权威”,他要执行的是规矩和日程表,我们一天的作息全是按照他的指令来做的。这些指令有23种,其中又分10多种小项,想完全了解这些大体需要10个小时。这时,我看到他们把被子都丢地上,整理了一下,我才知道要睡地铺了(这才是刚刚开始,后来我睡了1年多.还有的人一睡就是3年或更长时间的)。我出来洗脸的时候,一个不认识的人早给我打好了洗脸水,这我很感动。还看到我老同学在给别人擦皮鞋,而他在家就是一个少爷德行,不会做饭洗衣服啥的。我洗完脸进去睡觉了他还没进来,才知道他又在给别人洗袜子。
 
  此时有个人说话了:"你们听什么声音?"
 
  一个人回答:"蚊子"。
 
  那人说:"要不去拿个钢炮把它打下来?"
 
  这时候又来了一个人问我:"小韩,你想去喜马拉雅山吗?"
 
  我说:"想"。
 
  他说:"等我有钱了,给他按个电梯。"
 
  那边又有人说话了:"你们觉得长城旧吗?"
 
  有一老头说:"太旧了,我有钱了给它按上瓷砖,那时多漂亮啊。"
 
  这时又有人说:"小韩,你中500万了怎么花?"
 
  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们的问话都有目的——我们何尝不是为了梦想而活着在呢?毕业后的这些年,自问一下达成了自己在学校定下的目标了吗?为什么没呢?就是因为现实生活把我们压抑的,我们开始怀疑自己的梦想和目标,不断给自己减少目标,一开始想一个月能争几千、几万的,过几年后发现很难实现,于是告诉自己算了,几百快钱一个月也能活,就这样一个人的斗志就没了,做人就要和电池一样,没事的时候给自己冲冲电吧,别等电用完了,就废物一个了!
 
  我想是啊,这个问题以前在脑子里想了几年,近几年为什么没有想了?现在听这些人这么一说,回头再想想当初的梦想,才发现自己好没用!我于是笑了一笑把眼闭上,说:"我要睡觉了。" 其实大家都明白,此时的我在想一个问题:怎么样才能过上有钱人的生活。
 

6.jpg


      励志、感恩、梦想,传销组织的洗脑似乎充满“正能量”。(照片由被采访人提供)
 
  入门费:
 
  骗父亲称出了车祸拿到2000元
 
  第二天早上,不知道他们怎么又把我带到了课堂,听了一些运行模式之类的课程,渐渐地认为这些模式还是行得通的。
 
  到晚上,我们去了焦作有名的人民公园,在那里我看到这一行中的许多老乡,他们有30个人,很多人是大学生,还有老师,还有做工程的……这让我不得不去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们都来到这里,吃那些闻起来就不想吃的饭,还要睡在地上,每天盯着又破又烂的黑板听老师讲课。我开始心动了,但还是认为自己做不了。这时来了一个老师,说了一句:"你为什么说做不了,其实很简单,你没想过一个月能挣那么多钱,就是想过了你也会觉得不可能,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一辈子都会觉得自己只适合一个月挣千八百的."
 
  她几句话把我打倒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原因的问题她解答了。于是我决定留下来,但是入行前要投资2900元,我没有钱,这个时候他们就说投资是要靠自己,没人会帮你拿这个钱,要不你也和我们一样找家里要吧。犹豫了几天后,我终于下了决心找父母开口要钱。
 
  我给爸爸打电话的时候哭了,不知道有多伤心,只觉得对不起他们,不能说实话,只能骗他们说我出车祸了……姐姐劝爸爸不要给我打钱,但爸爸又怕我是真出车祸了,就给我打了2000元钱让我回家,随后我姐姐叫姐夫从广东来找我。之后把我带到开封,那里有他们的亲戚,我在开封玩了7天,他们给我讲了7天传销是不能做的,我这个人就是很倔强,别人说不能做的我非要做,最后他们拿我也没办法,我又给他们讲人生观,讲梦想,讲励志的故事,他们无奈之下只好同意让我留在河南,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话:永远别后悔!到时候别怪我们没拉你出来。我说:"不会的!我一定能成功!"
 
  就这样,我拿了2000元钱做起了传销。
 
  一开始我什么都不懂,只跟在他们后面走,每天学话术,第10天我约了一个人,他一来就报了警,但是没有人来查处我们。我当时在想,是不是我们真得不犯法?这也加强了我对这一行的信心!我就开始慢慢做。其实最后才知道,当时管理部门也拿我们没办法,我们够不上犯罪,只能遣散教育。但是我们这些人除了上线外,谁的话也不听,让我们说上线是也都不说,因为拿不到证据,就抓不了人!唉!那个时候都是自己在骗自己,认为我们是不犯法的。
 
  由于第一次约人没有成功,我开始按照他们的话术要求包装自己,过了20天,我把有6年关系的一个好兄弟叫来了,他很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没说什么就留下来并加入了。第25天我又约来了一个好兄弟,他没报警,但最后走了,我就想为什么约人这么难?于是就开始学习,花7天时间把14万字的课本背了下来,把这个行业里的课程全掌握了。说起能够掌握这些课程,我还要感谢一个女孩,她天天在我耳边背。
 
  上道了:
 
  一次就骗来4人其中有自己哥哥
 
  快两个月时,我用课程里的招数一下约来了4个人。这就创造了一个“奇迹”,大家通常是一个一个的约人,两个人来思想会不一致,所以要求的必须是一个一个的。但我约来了4个人.一个是我哥哥,一个是我一起上班的朋友,一个是多年的兄弟还有他媳妇.一起上班的那个朋友没给家里要到2900元入门费就回去了;我哥哥要钱的时候,跟爸爸说投资做生意,成功要到了入门费;多年的兄弟和他媳妇也入行了。
 
  3个月后,我升到公司第三个级别。这个时候我得知,我的上线已放弃了,我上几代都放弃了。但是我的下线有5个人。很快,我要学习第三个级别的课程了,5天我学会了“四段”,也就是从1990年开始的4个发展阶段,于是我开始给别人约来的朋友搞沟通,搞励志,学习分析心理,给人树立梦想……正是我的努力被发现了,我和哥哥还有那个兄弟被称为“三圣人”,在我们带动下,约来的人流失的很少!因为要发展下线,我们重新开了一家寝室出来,当时有40多个人去新寝室,我们唱歌跳舞把别人打扰了,人们就报警说我们非法聚会,一下来了几辆警车把我们都带到了派出所!后来因为没有有害证据,后半夜全放了。
 
  有一天,我的一个同行问我是做什么的,我没给他说实话.但他看出来了,问我是什么级别,我想别人都坦白说话,为什么我不能呢?于是我什么都谈了,交谈中他的一句话深深打击到了我,他说:"我把我上面的人都踢了,我现在开始自己做。"还有一次约来了一个老乡,是个女的。我去帮别人接她,接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当我们坐下吃饭时一下又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我不认识的,怎么和我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其中一个人什么都没说只是吃饭,然后突然说:"你们多吃点儿,我知道你们的伙食不怎么好。"于是我猜想他是不是也是同行?之后的聊天确定了这点,对方问我们投资多少?要做几套才能升级等,说了很多,他当时只给我讲,"兄弟我做这个行业是2年前.我做了1年知道吗?我什么都没得到.最后我们都没吃的了,和当地人抢东西吃……"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现在想想其实每个人都是有理性的,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被洗脑的,但是有时候人们习惯了用别人的思想代替自己的思想,所以想控制人很简单的办法就是去控制思想,这也是为什么传销组织在讲课时会讲很多心理课程。他并没有用多余的话来“消极”我(行话,意思是不打击同行中的人,这是行业忌讳的)。也许他认为这行只要有能力是可以成功的,也许他是不想让我和他一样失去信心一无所有的回家,也许他认为没能力说服我回去,也许他认为说什么对我都是没用的……太多也许了。直到现在我都很想问一句:"当初你为什么没跟我说让我放弃?"
 
  这两个人是兄弟俩,我说服了他弟弟继续留下来干,他自己回去了(他弟弟坚持2年也放弃了)。当时我哭了,他哥哥走的瞬间我和他抱在一起相互说了一声:“加油!一定要成功!回去给家人们看看。”
 
  那时候有谁知道我有多大的恒心?有多么想一定要成功的欲望(等等哈,让我擦擦眼泪)。一转眼半年过去了,我一共约来10个人,其中的8个人跟我干了起来, 包括我爸爸。
 
  我现在很后悔,后悔父亲因为相信我而支持我,他其实并不懂这一行。说句实话,他不支持我,也许我心里会好受点,但他支持了我,这让我异常难受。世界上父母能支持儿女们做别人不认同的事,原因只有一点,就是他们是当父母的,他们是相信自己孩子的。是儿子让你们失望了,对不起!所以到现在不管为什么事,我都不会像以前那样和父亲斗嘴、讲道理。相信儿子没错,您也支持的没错,至少儿子现在改变了很多,不是吗?
 
  当上“领导”
 
  号称全国象棋大师降伏东北纯爷们儿
 
  就这样,我半年发展到70套。一天中午,我接到上级电话让我火速“回家”开会,我意识到有事要发生。果然是一个“领导”贪污4万元跑路了。据说这个“领导”做了3年,能力相当不错,但下线只有一个人,但这个下线只有16岁。这个“领导”知道自己无法成功,于是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到现在我依然非常理解他,因为当时他没有别的选择。而他下线那个孩子,吃着一般人吃不了的苦又坚持1年也放弃了。当时我已成了他的“领导”,在给他身份证让他回家时,我真想抱着他痛哭一场,我们真不应该这样,让这么小的心灵就受到如此打击,150cm的小孩子拿着我给的200元钱走进茫茫人海里,我很想再送送他,但已经到火车站了,分手那一刻,我也想过要把他送回家,给他的爸爸妈妈说明一下,你们的孩子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
 
  后来,我们又空出16人来,“领导”说我能接手他们。根据行业规矩,谁接手了就要照顾这些人,最终我接过手来,这也成就了我的又一个“奇迹”——我是第一个20岁开始当“领导”的人,我的下线中年龄最小的26岁,最大的56岁。不过当时我是一分钱工资没有的,又不知道怎么带这一群比我年龄大的人,而且手里也没有钱了。
 
  我焦急万分,半夜睡不着。给上线“领导”打电话,他们答复:自己的团队自己做,没人会借钱给你。听到这话,我真是无路可走了.这时已是深夜2点钟,有人在敲门,进来一个东北大妈,她当时40多岁,年轻时家里很有钱,在锦州有车有房,干这行的时家庭已经败落了,但我也不会去讨论这些,毕竟她富裕过,我们关系一直很好,我叫她“干妈”。当时,她问我怎么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又不能说实话,如果说没钱那可是最大的“消极”,但好像她看出什么了,说:“没事放心吧,没钱我那儿有,你要多少开口就是了。”
 
  当然她并没有给我钱。后来,另一个做“领导”的大姐在我们开完“领导”会时,给我20元钱冲话费,说晚上要调课(我们有三个课堂,每个课堂讲的东西都不一样,约来的人根据入行天数不同进不同的课堂),其实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想说只能帮我这么多,她下线也有人要吃饭。没办法的,我只好给父母打电话要钱,我已经要过两次了怎么好意思再张嘴呢?但走投无路中只有父母是我的依靠,电话中爸爸问了很多的问题,我都如实回答了,最后又给我打了2000元钱。
 
  我开始做起“领导”,刚开始有些人不服,但也没办法,这是规定,但看得出来他们是口服心不服。有一天,下线约来了一个东北爷们儿。谁和他说话,他都不理,很高冷的样子。最后他提出来要走。在楼下让我碰见了,我说要走行啊,你知道我做什么的吗?他说不知道,我说我在中国青年象棋里排行11位,要不要我教你两招。
 
  说实话,他没来时我们就知道了他喜欢下象棋,约他来的朋友提前告诉了我们,只是我们把象棋都收起来了,就是想如果有什么事情发生时能拿出来唬他一下的。于是,他跟我进了屋里,一进来,他看见别人给我拿鞋到水的,非常尊重我,于是有点儿怕我了。后来他说,看我年纪轻轻,但是别人这样服侍我,认为我肯定是个高人。当时,我让他进我的屋,其他人都不要进来。你猜怎么着,他站在屋门口不敢进来,我说进来吧,他才敢迈步子,进来后又站那里,我说坐下吧他才坐下,我知道领导的权威树立起来了,于是开始跟他讲人生、讲梦想啥的, 他放下了身架开始和我谈了起来,就连他在家有个“乔子”都跟我说了(情人的意思),就这样他答应留下来并最终加入了团队。
 

7.jpg

 
    传销窝点里经常载歌载舞,让“家人”有种归属感。(照片由被采访人提供)
 
  完全断粮:
 
  仨月没骗来人只能在菜场捡菜吃
 
  这件事后大家都服我了。开始,我有点儿不习惯,别人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却给我挤牙膏、打水洗脸洗脚,真的好不自在,但我没有让他们失望,经过我的努力,我的团队流失的人很少。在我这里有能力的是有一个出一个,这是真实的.我比教喜欢玩,没事就就叫个人陪我在房里下棋,想想那个时候还是蛮开心的.
 
  我们不是一直说生活差吗?没做“领导”时不懂为什么,这时候明白了:虽然每月每人要给“领导”交200元生活费,但如果长时间没发展下线,就没有人交钱?一个月下来能交5个人的生活费就不错了,但是房租、课堂用品、煤米盐油都要用钱。所以根本就不是刚入行时想像的那样——做到了“领导”就天天有花不完的钱,不干不知道啊。
 
  没过多久,我把40人发展到200人,途中合过来一支东北网络,他们有10多人。半年后,我发展到200人,“大领导”提出要分开,树大分枝,当时都明白,但有哪个人愿意呢?我们见个“头儿们”抱在一起哭了很久,但是不敢面对下线的人哭,那样是“消极”。出于大局考虑,我硬着头皮在讲台上笑着跟大家说要分开了,是好事,希望成功的那天再聚。
 
  此时的分开,就把我们每个人从生活中后抹去了,大家不许相互留电话,QQ都要删。200人分出去100人,就在分开的晚上,很多舍不得的老朋友找到我,男女都抱在了一起哭。没过多久又来了一次分支,80人分出去40人,我们被迁往安徽阜阳,3个“领导”来带人,当时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只有“领导”们知道,但“领导”之前都没见过面。我打了多个电话调人,14点通知,16点上车,17点走人,我和我下线里的很多人只能不辞而别了。
 
  我和40人来到安徽阜阳,慢慢从40人发展到120人,加上从东北合并来10多人,当时的感觉确实不错。最后,危机来了。因为“负面”太多(所谓负面就是打击传销的正面消息,为了欺骗我们,上线给我们的一种说法),我们3个月没约来一个人,面临的是没吃的,断粮了。有一天中午,我“回家”发现桌子上有很多菜,我没说什么,因为对一个“领导”而言什么都不要表现在脸上,不能告诉他们没吃的了,也不能告诉他们“负面”来了。吃完饭,有个下线的阿姨跟我悄悄的说了一句话让我泪如雨下,她说:"领导,我今天经过菜场看见地上好多菜都是新鲜的,我就弄了点儿回来,但您放心,都是能吃的、好的菜叶。"我当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把她拉到一边说了句:谢谢”。
 
  升级了:
 
  站上传销界成功的舞台成为大佬
 
  讲到这里,也许很多人会认为我活该受罪,是开始的选择就错了,但是人没有前后眼,谁知道一开始的选择是对还是错。那时候我常常说,成功是失败累积起来的,失败不可怕,怕的是你没有机会失败。
 
  没过多久这样的日子总算过去了。我开始提倡戒烟,让下线的人都戒了,大家都在戒烟的时候,我发现一个问题,为什么戒烟会让人那么难受?怎样做才能改变一个人的恶行而不痛苦?于是我想到,干这一行就是在吸食精神鸦片,戒除的过程很难受、很痛苦。有一天,一个下线来到我面前说:"领导你觉得你现在的能力够用了吗?"我当时楞了,因为基本上没人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我就问:"那你有什么建议?"
 
  他说:"你认识陈安之吗?"
 
  我摆摆头.
 
  他说:"您可以去听听他的课,不错的。"
 
  晚上,等他们都睡了我来到网吧。因为我们规定所有人是不能上网的,非要上得有另一个人陪着,因为很多人喜欢在网上查些消息,我以前也查过,并差点儿放弃了,最后我只能多看“正面”的消息。担心人们查到这些消息会放弃,因此我们规定不能上网。我百度到了陈安之,我最先听到的是《要你成功》,感觉很不错,就这样一直听到早上5点,我开始脑子发热,心跳加快,找到了新的话术和目标,从此和别人聊天更加受欢迎了。
 
  2007年12月,一个好消息通知到我——因为我的点数达到了,升级为公司第四个级别。我好开心,请了很多人来吃饭,我盼望的不就是这一天吗?终于实现了,我想是时候报答爸爸妈妈了,是时候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重新认识我了,是时候向别人证明我是对的了,是时候让我下线的人看到希望了……
 
  我成功了,我下线有了3个“领导”。当然我也有遗憾,1年多来认识了两个女孩,想谈恋爱但都没实现。因为我们规定:组织里不许谈恋爱,抓住开除,所以一直没有女朋友。现在想想真很可惜,那女孩做老婆真的很好,漂亮又勤快、又体贴,上天你对我真的很好,只是我自己放弃了爱情,选择了继续干这一行,怪自己吧!(曾经亲爱的那个人,你现在好吗?当我向别人打听你的电话时,他们说你结婚了,我说那算了,不要了。真的不想打扰你,真心祝福你快乐!说实话,在一起的时候,你每次想放弃,我都用真心来挽回你,真是因为太喜欢你了,算了不说了,让我自己去回忆吧!)
 
  放眼看去,我加入时候的60多人走的只剩3个人了(两女一男),好孤独啊,给我讲课的那些朋友在那儿呢?给我讲行业规定的朋友在哪儿呢?给我约人洗脑的朋友在哪儿呢?曾经一起哭泣发誓要成功的朋友在哪儿呢?在我房间里哭着说做了4年都没成功还要坚持的你在哪儿呢?回去母亲不让你来、跳楼摔断腿的那个小妹妹现在还好吗?因为做这一行被家人抛弃、朋友抛弃的你现在还好吗?为了做传销卖掉房子的你现在有地方住吗……想到这些,我就忍不住要哭,你看我又哭了,我知道我错了,是你们跟着我受罪了,老天只惩罚我一个人吧?他们都是无辜的,把失去的全都还给他们好吗!
 
  2008年1月7日,我带着曾经的梦想登上了成功的舞台上,有花环、有音乐、有彩带。我无法忘记那个时刻,我感动了,看台下那么多人曾经和我吃睡都在一起,我真舍不得离开他们。但是终究要走了,再也不能能一起吃睡了。在此,我要提醒陷入传销陷阱的人们,做到我当时的那个级别是非常难的,据说有3%的概率。
 

8.JPG


  小韩昔日的传销同伴。(为保护当事人隐私做了虚化处理 照片由被采访人提供)
 
  梦醒了:
 
  但为了不被追杀而继续与狼为伍
 
  我被带走了。
 
  被带到一个很大的商业城里,里面都是名牌,我穿着一身土里土气的衣服来到了梦想中的柜台前,买了一套高档西装,加衬衣、皮带、鞋子一共花了2200元,这是我买的第一套最贵的衣服。
 
  买完衣服吃饭吧。坐了一大桌子的人,吃完了他们给我开“升代会”。入行的时候不是有个“上线会”吗,当时我听得热血沸腾,但是这个“升代会”让我彻底崩溃了。其实也给了我一个幡然悔悟的时机,从这次会议后我几次思考决定改邪归正,并走上了打传反传的道路。当时他们的一席话,让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如何面对我下线里的同学、好友、亲人。
 
  现在我可以把会议的大致内容说一下,就是告诉我——
 
  今后在哪里住着,但是房子要自己租,自己做饭吃,之前说什么成功了会住宾馆、吃宾馆,天天有人侍侯都是骗人的,什么万元工资打底更是骗人,根本不是什么正当行业,就是骗人的!根本没给国家交任何税,还有什么“16字方针,国家领导人题词”什么的都是骗鬼的,只有在底层的时候,上线的人会让他们深信不疑,视死如归的抛弃一切去干。真要是干上来了,没钱花了要自想办法,没有人会养着你。
 
  曾经我说过,如果我发现这是个骗局一定会告诉所有人真相,于是他们说——
 
  位置不同,责任不同。假如你说实话,下面那些人有多少能承受的住这样一个大谎言?多少人借钱、贷款、卖家产来做这一行的?如果真有跳楼的谁负责?
 
  他们又给我说,如果敢把话说漏了,肯定会坐牢,还说“如果你不想发财,不要阻拦别人发财。如果破坏了别人的利益,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那些A级的人会把你怎么样,这个你自己心里清楚。”他们还告诉我,谁谁谁被拉到山上打了,还有谁被剁了手,还有谁连家都不敢回,因为被追杀……
 
  听到这些,我有些害怕了。只能暗暗的告诉自己,想平安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继续把队伍做大,继续与狼为伍!
 
  回归正常:
 
  为了打传反传愿意付出一生
 
  现在,让我来告诉陷入传销陷阱的人们一个真相:按照之前那些人给的说法,只要做到上层就可以天天有钱挣,月月不劳而获,有花不完的钱。因为“如果你的‘领导’一套单子给你200元,再加好处费150元,这一切就都可以实现了。但这都是扯淡知道吗?因为什么都是你“领导”说了算,你不可能知道有多少套单子可以分一杯羹给你,你还没挣到钱,下线的人又上来了。下线有发展就有钱,不发展一分钱没有!很多人都给家里打电话要钱来过日子。
 
  2008年4月,我离开河南网络,做起了湖北网络,又在蚌埠把35个人发展到100多人。后来,分支到了江苏连云港,没多久又分去了一支去湖南,最后死掉了;连云港在当年11月通知解散,把几个人调到了徐州。当年12月,我向领导说要单干,就来到湖南岳阳。转眼到了2009年4月,我的很多下线都升级上来了,大家也都知道了所谓的“功成名就”是怎么回事了。于是我问他们还愿意再做吗?最后通过几天的谈论,大家一致同意放弃。
 
  我也和他们一起回归到了正常人的生活。这就是我3年传销的经历,从一个睡地铺的小弟,渐渐升级成了大佬,最终发现原来全是镜中花、水中月而已。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心中有一个梦想:那些还在传销圈里的人,希望你们回归正常的生活中去,不要再让传销害我们也害更多人了,那些谎言不要再拿来一遍遍给人们洗脑了,不要让更多的人卷进传销的陷阱!
 
  2009年5月,我回到了家乡,什么都没做,就天天发呆。那时候的我觉得社会非常陌生,不是梦没醒,是无法接受自己的过去,我逃避着,不同外人联系。
 
  多年来,我都没有走出阴影,可能要一辈子承受内心的不安和谴责!2009年10月,我开始振作起来,在一些网络平台上留言讲述传销的种种恶行,于是有人找我帮忙解救干传销的亲人,我在山东劝说了5人放弃了传销,后来又去了天津、邯郸、保定……涉及到的有武汉新田,天津天师,宁波三生……其实很多人在入行时都认为自己不是做的传销。对此,我也想告诉这些天真的人们:什么制度和课程,还有模式啥的,都是传销的变种,本质是一样的,只是换了一身衣服继续骗人。在我的反传销经历中,通过我的努力,有一些人回归了正常生活,主要办法就是用QQ小号和他们对话,劝说他们,当然还借助了执法部门的力量。期间曾被人威胁过,对方打来手机声称,知道我在哪里住,叫我不要管闲事。
 
  其实这没有什么,我也不害怕他们。我现在只想自己还能做点什么?传销在吞噬社会的诚信,在腐化人们的感情!当我看到做传销的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朋友反目、有的进了监狱、有的失去了生命……我就想应该尽我所能!
 
  为了反传销,我愿付出一生!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马来西亚直销协会会长携会员代表拜访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马来西亚直销协会会长
“芳华5载 筑梦未来”康婷直销获牌五周年庆典隆重举行
“芳华5载 筑梦未来”
李金元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会 分享天狮集团全球化发展成果
李金元出席博鳌亚洲论
安然纳米2017年度营销表彰盛典吹响品牌深耕号角
安然纳米2017年度营销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